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红色山东

八里庄伏击战

来源:  时间:2019-08-09

太阳当顶之时,鬼子樊田小队接到报信后即以战斗队形急速向八里庄扑来,伪军一个中队跟随在后。见一场伏击战打成了相持战,副团长杨信再也坐不住,直接从村内指挥所沿抗日交通沟赶到阵地前沿指挥战斗。

 

1943年7月4日拂晓,八里村及周围的高粱地已经依稀可辨,村民还都沉浸在睡梦之中。八路军清河军区垦区独立团副团长杨信、副政委张辑光率领十连,十二连悄悄摸了进来,做好了伏击的准备。天亮之后,村民都接到了通知,“今天要打仗,不准出门。”

 

抗战时期八里庄隶属利津四区,距鬼子陈庄据点有8华里,距盐窝据点有10华里,处在解放区和敌占区的边缘地带。该村南面村庄较密,北面则是一大片荒洼,除近村处有点庄稼外,远处蒿草丛生。隐没其中的是清河军区开挖的两条抗日交通沟,一条向北通汀河,一条通往虎滩。因此,八路军很早就想将此地辟为根据地。

 

副团长杨信命令部队隐藏在村内南北公路两侧,静待常从此地经过的日伪军。然而直到上午10点,日伪军仍未出现。情急之下,杨信叫上便衣通讯员,准备强令该村日伪情报员去陈庄据点送信,以此诱敌出动。

 

在村公所内,杨信开门见山,自称人民政府粮食科长,特来八里庄村征收军粮。见伪村长郭树昌为难,杨信打断其讲话,以“后果自负”的强硬口吻,强令其派日军设在该村的情报员郭荣昌前去陈庄据点报信。

 

太阳当顶之时,鬼子樊田小队接到报信后即以战斗队形急速向八里庄扑来,伪军一个中队跟随在后。八路军侦察队稍微与敌接触,即迅速撤退,诱敌深入。鬼子见八路军火力不强,便尾随侦察队从八里庄由东向北追击而来。但鬼子颇为狡猾,没有从八路军已埋伏好的村内南北路经过,致使杨信的部队没能打成伏击。当时,二排立即把大庙东北角的院墙推倒,迅速冲向没有进村的鬼子。一排、三排也从埋伏位置杀出,不到一会就击毙30多名伪军。见八路军主力出现,伪军中队抛下伤兵,狼狈逃回陈庄据点。日军小队也受突然情况影响,惊慌逃窜,途中与王霄汉的二排打了一个照面,随即在坟地里卧倒,借助有利地形负隅顽抗。二排战士趁敌未稳,发起冲锋,但敌人一挺歪把子机枪的火力,一个扫射就让二排付出了10余人的伤亡。

 

二排退下来后,与一排、三排包围了坟地。然后发起了多次冲锋,一时枪炮齐鸣。战时鬼子不仅有火力优势,还有通讯优势。在樊田小队被围两个多小时后,盐窝据点鬼子接报后从西侧前来增援。面对敌人两面夹攻,二排渐感不支,在敌人冲至阵地前20余米时,执行搜索前进任务的八路军沾化独立营适时出现,趁敌人立足未稳,从背后进行偷袭,一阵机枪扫射和冲锋后,盐窝鬼子顾不得陈庄友军,即仓皇西逃。

 

见一场伏击战打成了相持战,副团长杨信再也坐不住,直接从村内指挥所沿抗日交通沟赶到阵地前沿指挥战斗。在八里东村当地老人的记忆中,由于敌人火力太强,杨信与沾化独立营联系不上,爬到坟堆上刚想观察一下就被身后同志按倒,身边通讯员中弹牺牲。警卫员杨林飞身跳出抗日交通沟去联系部队,没跑出几步,就被鬼子击中。

 

据悉,当时八路军每人只有3发左右的子弹,主要靠手榴弹。  战斗从下午两点打响,直到下午6点多,日后被大书特书的八里庄伏击战才迎来转机。在打了一下午后,鬼子樊田小队的子弹打光了,机枪也哑巴了。杨信的部队立即发起了冲锋。

 

王霄汉率领一排、二排先甩出60多枚手榴弹,接着用机枪掩护三排冲锋。张守业带着它的两个预备班,每三人一组,冲上坟地与鬼子玩起了肉搏战。经过一番厮杀,日军樊田小队被消灭,小队长樊田被击毙。据统计,此役缴获了一挺轻机枪、一门小炮、30余支三八式步枪,一把指挥刀。

 

听到战斗结束,八路军获胜后,村民争相出来帮八路军打扫战场。有的村民还卸下了自己的木门,用作担架,运送伤员和填埋鬼子尸体。这场战斗产生了诸多后续影响,其中体现在战略上,就是日军陈庄据点除了汉奸之外再无鬼子小队,不久后,该据点即被遗弃,附近鬼子全部聚集至盐窝据点。

来顶一下
@
返回首页
上一篇:六枚纪念章见证峥嵘岁月
下一篇: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