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省外双拥

3个月时父亲牺牲 76年后遗孤看到烈士父亲画像放声大哭

来源:山东热搜  时间:2021-05-17

  “爸爸,今天跟我回家啦!”看着手中的画像,76岁的朱德彩浑身颤抖。

 
    在他只有3个月时,父亲朱厚祥离家参军,他一直没见过爸爸的样子。直到1953年,朱德彩7岁时,家里收到了朱厚祥在抗美援朝战役中壮烈牺牲的消息。
 
    由于父亲没有留下一张照片,朱德彩寻找多年未果后,不得不灰心放弃。但2019年6月1日,他忽然收到了来自浙江省退役军人事务厅的通知:朱厚祥烈士的墓碑找到了!就在朝鲜江东郡烈士陵园。2020年,他又得知山东省公安厅退休干部林宇辉正在为没有留下照片的烈士义务画像,辗转找到林警官后,2021年5月16日,朱德彩终于见到了自己父亲的样子,忍不住放声大哭。
 
    1953年家里接到的不是家书,而是父亲牺牲的消息
 
    关于自己父亲朱厚祥的故事,朱德彩知道的其实并不多。
 
    “听外婆说,我父亲是四川人,当时跟着四川军外出和日本人作战,后来打到了上海。”朱德彩说,当时一部分士兵留在了上海,一部分士兵回到了四川,“我父亲留在了上海,认识了家乡在浙江上虞的母亲,两人成立了家庭。”对于自己爷爷奶奶家的情况,朱德彩无从得知。
 
    成家后的朱厚祥参加了辽沈战役,随后又前往中国南方地区作战。直到1950年紧急调到东北,从那里去到了朝鲜。“我父亲属于第四野战军,一开始是44军,到了抗美援朝战争成了39军。听说他作战后,一直有给家里寄信、寄钱。”只不过1953年,家里接到的就不是家书和金钱,而是关于朱厚祥烈士壮烈牺牲的消息。
 
    “当时家里的顶梁柱没了,只有外婆和妈妈的家庭就塌了。”朱德彩说,后来母亲改嫁,他则由外婆抚养长大,“那时候家里成了五保户,我就是个孤儿,(日子)很苦的,15岁就参加工作了。”
 
    虽然没有见过父亲,但朱德彩有时还是会想他:父亲是什么样子的?他在战场上又是何等英勇?
 
    其实,朱厚祥烈士原本是有照片的,只不过那时浙江上虞局势比较复杂,既有共产党的部队,也有国民党的部队。家人害怕给家里招来祸端,就把朱厚祥烈士的照片藏到了庙里。很可惜,后来寺庙被炸了,朱德彩关于父亲的形象,只能完全靠想象。
 
    “我父亲其实很厉害的,他立过大功一次,在朝鲜战场也立过三等功,有喜报也有奖章!”说起自己的父亲,朱德彩的眼中满是神采。所以,这些年来,他也一直寻找着父亲的遗骸。“我去过部队,也去过父亲作战过的其他地方,但始终没找到关于他的更多信息。”就这样苦寻五六年后,朱德彩不得不灰心放弃。
 
    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就在2019年6月1日,早已定居上海的朱德彩接到了浙江退役军人事务厅的电话:朱厚祥烈士的墓碑找到了!
 
    据朱德彩介绍,一位东北的志愿者在朝鲜江东郡的烈士陵园内看到,有一座墓碑前始终没有人前去祭奠。志愿者了解到,这是一座合墓,共有8位烈士,是浙江籍志愿军。
 
    志愿者辗转联系到了浙江退役军人事务厅,最终找到了朱德彩。
 
    2019年,朱德彩前往朝鲜江东郡烈士陵园。看着眼前父亲的墓碑,70多岁的他哭得像个孩子。
 
    墓碑找到了,朱德彩更渴求一张父亲的照片。于是,他找到了林宇辉警官,经过一年多的等待,2021年5月16日,朱德彩终于见到了父亲的画像。
 
    “我外婆讲过,我跟我父亲很像的,模样像、个子像、就连脾气都像。”朱德彩夫妻前来济南,还特意带了一张自己年轻时的照片,方便林警官作为参考。
 
    思父心切,朱德彩早在两天前就从上海来到了山东济南。在被问及这两天有无转一转济南的景区时,朱德彩表示:“没那个心情,就想着尽快见到我父亲。”
 
    16日中午,当林警官把朱厚祥烈士的画像呈现在朱德彩眼前时,朱德彩忍不住全身颤抖:“爸爸,今天跟我回家啦!”在朱德彩看来,虽然自己从未见过父亲,但一看到画像,他就知道那是自己的父亲:“我身上流着他的血!这心愿终于了却了!我要把画像传给下一代。”
 
    朱德彩在世的亲属中,只有老家舅舅的儿子——比自己大5岁的表哥亲眼见过自己父亲的模样。16日中午,他特意给表哥打了视频,请表哥看一看。
 
    “像!像!像!”视频电话那头的表哥频频点头,朱德彩更是难掩激动。
 
    在收到画像后,朱德彩向林宇辉深深一揖:“林警官,我的恩人呐!
来顶一下
@
返回首页
上一篇:因“红七连”结缘,南通退役老兵携手青年军官金寨寻“根”
下一篇: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