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红色山东

章丘抗日老兵刘士平曾手刃日本鬼子兵

来源:济南市退役军人事务局  时间:2021-05-11

     今年是中国共产党建党100周年,根据上级要求,济南市章丘区退役军人事务局开始整理全区参加过抗日战争、解放战争、抗美援朝的老兵事迹,对统计到的党员老兵资料,济南市章丘区退役军人事务局和各镇街退役军人服务站逐一走访,听取老兵讲述党史军史故事和革命奋斗历程,并认真整理老兵珍贵回忆,深入挖掘革命事迹,拍摄老兵党员讲党史微视频,撰写人物故事,与电视台、报社联系,刊播老兵故事,颂扬老兵事迹,宣传革命精神,大力营造关心国防、尊崇军人的浓厚氛围,进一步扩大退役军人的感染力和渗透力,向建党100周年献礼。

    章丘区官庄街道水峪村的刘士平老人,就是一位参加过抗日战争的老兵。不久前,济南市章丘区退役军人事务局走访人员在官庄退役军人服务站的工作人员带领下,找到了刘士平老人的家。寒暄过后,采访开始了。老人坐在沙发上,脸色微红,因为激动,手有些颤抖,慢慢打开了话匣子。
    刘士平,1925年出生,1943年参加革命,1947年加入中国共产党,早年在章丘、莱芜一带山区打过游击,搞过化装侦查、手刃过日本兵。后来参加过淮海战役和渡江战役。1949年编入华东军区海军(东海舰队前身)曾在济南舰服役,1955年复员回家务农。2015年受邀参加抗战胜利70周年阅兵式观礼。
    离家入伍,参加革命
    对过去那些艰辛的日子,1925年出生的刘士平依然记忆犹新。刘士平说:“抗日战争爆发后,日军占领章丘,大肆捕杀抗日志士和共产党员。后来,日本鬼子听说我们村子里有一名地下共产党员,多次进村‘扫荡’,都没有抓到。1942年秋后的一天,日本鬼子在汉奸的带领下再次进村抓人,在没有找到的情况下,日本鬼子在村子周围的山头上架起了机枪。受惊的村民们四散逃跑,日寇对手无寸铁的百姓开了枪。”在混乱中,他的三伯父一家三口都倒在了日寇的枪口下,还有几位村民因为顶撞日寇,先是被日本狼狗撕咬,后被扔进地窖里,放火活活烧死。
    遭受日寇“扫荡”的村子更加破败不堪,18岁的刘士平为了减轻家里的负担,就到外村一个大户家里放牛。1943年春天的一个下午,正牵着牛在山上歇脚的刘士平遇到了从山南方向走来的三名衣衫破旧的大人。三个男子都是三十多岁,一高两矮,他们询问刘士平到阎家峪村的路怎么走,那里有没有鬼子,一番交谈之后,刘士平得知:三人是八路军游击队队员,高个子叫刘仁轩,是游击队的指导员,他们三人执行任务路过此地。三人问他愿不愿意参加八路军游击队打日本鬼子报仇,刘士平说愿意,请求加入游击队,指导员问他家里是否同意?刘士平说:村里有汉奸,日本鬼子知道了全家会受到牵连。指导员说当游击队员很苦很累,刘士平说不怕苦不拍累。就这样,刘士平将牛送了回去,将下午遇到的事情悄悄告诉了母亲,母亲含泪简单为他准备了行李,跟着三人参加了八路军游击队。
    当侦察兵,杀死日本兵
    刘士平说:“那时候都叫八路军是‘土八路’,一点也没有错。”他所在的游击队白天在山区藏身,晚上出来活动,进村写标语、侦察敌情、伏击日军。大家没有军装,都穿着从家里带出来的破衣服,粮食是老百姓送来的糠窝头和糠煎饼,枪支弹药全靠从敌人手里抢,没有几支好枪,使用的主要武器是手榴弹。
    刘士平所在的游击队先是依托长白山在相公庄、普集一带活动。梭庄、巡检、姜家套、孙家庄、南北山三峪、大小塔佛头等村里都有八路军的堡垒户,专门为游击队员提供吃住。后来,游击队去了莱芜,以俊林山、香山为依托在大王庄、茶业口一带活动。参军之初,他连手榴弹都没有分到,他的主要任务是跟着其他人一起趁着夜色到村子里写抗日标语,颜料用的是锅底和煎饼鏊子底刮下的柴火灰加水,笔是用老百姓刷锅用的炊帚。冬天为了防止冻上,还要掺上盐。写标语一般是在夜里12点进村,鸡叫前必须回到山里。标语内容大多是:当汉奸没有好下场、日本鬼子滚出中国去、全国人民团结起来等待。
    随着在部队磨炼成长,腿脚灵活、胆大心细的刘士平成长为一名侦察兵,有了自己的枪。刘士平说,过去在游击队里,谁是党员都是保密的,他们都有自己的联络暗号。当侦察兵,也是有严格审核的,每个星期都有填表,半年进行一次核对,比对是否填写的都是一样的,是否说了瞎话,当侦察兵是要绝对忠诚的。侦察兵与一般战士不同,侦察兵需要经常深入敌占区,格外危险,而且一旦被敌人抓获,会受到“特殊照顾”。“侦察兵属于情报部门,是死心塌地跟着共产党干,要是被抓着,他得知道你掌握了多少情报,整不死你不算完。”为了掩人耳目,他和战友们经常化装成农民甚至乞丐的样子,扛着锄头镢头搞侦察。
    刘士平老人回忆说:在一次进城侦察时,他远远地看到有汉奸指了指他,他立刻意识到自己被汉奸认了出来,一闪身躲进了一个小巷子,撒腿就跑,躲过了敌人的追捕。如今,提及这些战争年代与死亡擦身而过的经历,老人言语中透露着淡然,似乎在讲述一件毫不起眼的小事,轻描淡写地笑着说:“我长得瘦,跑得快,敌人抓不住我。”刘士平老人接着说:搞侦查最怕被老鬼子盯上。有一次,在普集的大院小院附近侦查敌情,在山上,被一个老鬼子看见,他迅速转移,上蹿下跳,还是被老鬼子击中右腿上部,掉进老百姓猪圈里,没有被鬼子发现。深夜回到部队,找到卫生员,用盐水清洗伤口,用钳子把子弹取出来,用小刀把烧伤的肉挖出来,再用盐水消炎,害怕感染。在山上养伤待了一个多月才好起来。
    在座谈的一个多小时,老人记忆清晰,年轻时的往事仿佛发生在昨天,历历在目。老人讲起参加抗战杀鬼子的事,至今眼睛里仍充满光芒和力量。刘士平说:平时他和游击队员们拿着铁锹到处转,碰到落单的日本散兵,就悄悄跟上,趁人不注意用铁锨从背后抡,打晕后抢了武器就跑。“武器很宝贵,部队要观察你,考验你,看你是打仗的材料,才给你武器。”参加战斗时:我们一般是埋伏在高处,看见鬼子过来,先不打,等他们走过去,不打前面也不打后面,把手榴弹往中间扔。鬼子往两头跑,我们正好跑下去捡枪,等他们缓过神来,我们都跑了。
    刘士平说,“毛主席不是说要打游击战么,打得过就打,打不过就跑,我们就那样打。”那时在队伍里,大家为了互相鼓劲自编了一些顺口溜传唱:有“运动战、游击战,专检鬼子弱处干;写标语、搞宣传,赶走鬼子得团圆;搜情报、打据点,吓得鬼子心胆寒;全民一心齐努力,打垮鬼子不犯难;今天消灭一个营,明天消灭一个团;勇敢的同志们,聪明的指挥员,只要大家不松劲,胜利一定属于咱。”刘士平说,这些顺口溜给了游击队员很大的精神动力。每次参加战斗结束以后,游击队缴获的好武器并不能自己留用,需要上交保障主力部队,战斗很艰苦。
    刘士平老人说:1944年冬天,他第一次杀死了一个日本兵。那天,他和队长商克东(莱芜人,因个子高、腿长跑得快,人送外号“商窜子”)去相公庄了解鬼子的驻军情况。那天正是相公庄大集,他看见一个日本兵正在追赶一名妇女,鬼子嘴里不住地喊着“花姑娘的干活”。他悄悄跟了上去,跑进一条胡同,在一家院子里,正当那个日本鬼子对那名妇女欲行不轨时,他拿起院子里的铁锨狠狠拍向那名日本鬼子的脑袋,当场把那名日本鬼子拍死。这是第一次与日本鬼子交手,回来的路上,队长夸他有胆量、好样的。
    在运动战中奇袭鬼子
    刘士平回忆说:那个时候游击队打鬼子缺乏武器弹药,需要伏击敌人获得武器。1944年春天的一个晚上,游击队接到上级指示,有一列日本鬼子的火车从济南开往胶东运送弹药,命令游击队从普集赶到郭店附近,将铁轨下面石子全部掏空。我们20多个游击队员在队长商克东的带领下,扛着铁镐,连夜步行80多里到达执行任务地点。黎明前,当火车行到被挖石子的路段时,火车发生侧翻,我们游击队和赶来的八路军战士配合,夺取敌人武器500多件,有三八大盖枪、手雷、地雷、手榴弹、重机枪、小钢炮等。大部分武器由八路军战士带回前线,游击队留下少量地雷、手榴弹,完成任务后,迅速撤离现场。
    这年秋后的一天下午。游击队接到内线报告,有部分日本鬼子从王村车站出发,用汽车送武器到博山,途径岭子村。队长商克东带领我们10多人,先在日本鬼子途径路上挖坑埋地雷,然后隐蔽起来。傍晚时候,日本鬼子汽车开过来,当场炸死5个日本鬼子,我和战友们一齐将开车和押车没死的鬼子全部消灭,得到手枪、机枪、手榴弹等武器30多件,这批武器,经上级批准,留在了游击队,增强了我们的战斗力。
    抗战时期,胶济铁路是日本鬼子重点保护的交通要道,也是八路军重点袭击的地方,很多武器弹药是从这条交通要道上从日本鬼子手中抢过来的。1945年麦后的一天上午,日本鬼子和伪军去莱芜大王庄扫荡。游击队接到上级命令,要求在半路消灭这股敌人。我们在途中设下埋伏,敌人到来时,队长一声令下,“打”,全体队员的步枪、机枪、手雷一齐开火,打了敌人一个措手不及,这次我发挥擅长扔手榴弹的长处,扔的远,扔的准,一颗颗手榴弹在敌人身上开了花。这一仗,打的日本鬼子和伪军鬼哭狼嚎、四处逃窜,缴获了不少武器。
    讲这些以前的经历,老人如数家珍。讲到动情处、紧张的时候,老人的手颤抖着、在空中画圆圈。刘士平老人说:我们这支游击队,虽然不足40人,在章丘、莱芜、淄博、邹平交界处活动,依托大山做掩护,依靠人民群众的支持,搞得日本鬼子和汉奸日夜不得安宁,驻扎在莱芜的日本鬼子,曾悬赏500块大洋买队长商克东的人头,一直也没有办到。
    “希望年轻人要牢记抗战历史”
    抗日战争胜利后,刘士平被编入华东野战军,参加了淮海战役和渡江战役,1949年编入华东军区海军(东海舰队前身),接受了苏联专家的训练,成为新中国的第一批海军。刘士平说:当年解放舟山群岛的时候,战局紧张。当时台湾叫嚣反攻大陆,志愿军那时已经跨过鸭绿江保家卫国,抗美援朝。他们部队驻守在海岸线上,他作为侦察兵在最前沿阵地埋伏,侦查敌人舰艇情况,敌人舰艇几点几分出来,几点几分回去,都要及时发报到指挥部,在前沿阵地蹲守,一次就是半月,渴了喝冰水,饿了肯牛肉干、压缩饼干。他所在部队在浙江舟山群岛驻扎了6年。
    到1955年,刘士平脱下军装,复员回到了阔别12年的家乡。30岁的他成家养育了三儿一女,过起了平淡幸福的农家生活。一直以来,对于当年的经历,刘士平言语不多,反复表示:“共产党的队伍能打胜仗,就是因为爱民为民,替劳苦大众说话。由群众支持,亲如一家人,所以总能打胜仗。”
    在采访中,老人精神矍铄,乐观开朗,思路非常清晰,细细讲述自己和敌人战斗的故事。刘士平老人还告诉我们:2015年6月份,他接到了纪念中国人民抗日战争胜利70周年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纪念大会的请柬。在去北京前,市里的主要领导和民政局的领导都来看望他。9月3日,参加了纪念大会,参加了阅兵式,观看了文艺演出。受邀参加纪念大会的老兵,全国67个,济南去了两人,章丘就他自己。总共10个带大红花的,他是其中一个,受检阅时他和另外9人坐在第一辆车上。在人民大会堂观看节目时,国家领导人坐在第一排,他坐在第二排。讲到这里,老人激动地说:“一个在穷山沟里放牛的农家孩子,能当面聆听党和国家领导人的讲话,接受党和国家领导人的检阅,能与党和国家领导人一起在人民大会堂观看节目,是多么的幸福,多么的难忘!”
    采访中,刘士平老人多次紧握双手,叮嘱我们一定不要忘了抗日战争这段历史,要永远铭记历史,警钟长鸣。

来顶一下
@
返回首页
上一篇:无私奉献甘为沂蒙伏牛
下一篇:返回列表